騎行與公交:關於自由

晨起發懶,想搭公交上班,久等車不來,無奈只得去騎車。

騎行累且險,不過也有好處,卽自由方便,除了交通法規外,不必遷就別人,行止隨心。

但騎行低效!表面上看是因為其速度慢,其實深層原因是"自由"。譬如加速騎行,騎上機車,效率會高麼?速度快了公路的容量就小,擠得狠了危險上升速度下降。即使到了私人飛行器橫行的時代,同樣不能太自由:起碼自由生育的結果是人口指數上升,三維的空間也總歸是有限的。

公共交通相對於自駕、騎行來說不夠自由,但它體現了同行的智慧,是根植於人的共性的髙效解決方案。

自由原初是由獸性直映於人性的一種天性,一如食慾、性慾等。它不強調人際協調的智慧,故而有其低等性與否定社會性。當資源"足夠"時,社會性協調是虛偽的。但"足夠"發生過麼?只有在引入社會性來限制天性與慾望時,才有"足夠"。由此可斷言,社會性才是人在現世的第一屬性,無此屬性者難稱為人,最多是低等的人,因其缺乏人際間主動協調、高效生存的智慧。社會性是智慧性於現世的直接結果,而智慧性是人與獸的分際,是人的永恆第一屬性。

人有自由,不僅有騎行、生育的低等自由,更有智慧的自由,有自覺限制自身低等自由的高等自由。


當然,智慧並不否定自由,只是否定無限自由。正如公共交通不能否定自駕騎行,而搭乘公交也是一種選擇自由。這已經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via https://dayone.me/DLIzkW

  • 马伯庸(weibo.com): 京师小雨,临睡读词。千古忧伤,我以为不过”独自莫凭栏“五字。
  • Tao Honker: 独自莫凭栏,掉下去容易爬上来难。古今兴亡多少事,摆烂,最烂的那个接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