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马伯庸(weibo.com): 京师小雨,临睡读词。千古忧伤,我以为不过”独自莫凭栏“五字。
  • Tao Honker: 独自莫凭栏,掉下去容易爬上来难。古今兴亡多少事,摆烂,最烂的那个接盘。
落花人××,微雨燕××。

晏几道《临江仙》有句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,在某网站被阄割成这个样子。

夢後樓壹髙鎖,酒醒簾幕低垂,去年春恨卻來時,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。
記得小蘋初見,兩重心字羅衣,琵琶弦上說相思,當時明月在,曾照彩雲歸。

消灭阶级不意味着消灭差别与阶层

在当前的历史时期内,个体之间的差别是种客观存在,在这种存在下我们所能设计出的优秀的社会理想不应该否定差别,因为这违背了物质决定意识原理,注定遭到失败。

个体差别在社会中的体现是统计意义上的阶层的存在:个体在社会需求这一标准下因为差别而分层。好的社会理想,不能否定这种分层,因为这等于否定了社会需求的客观性。

那社会理想应该怎样?

首先是正视个体差别和社会需求,这不仅仅是态度问题,也是科学问题。只有归纳出了个体差别的统计,并准确认识了社会的各种需求以及它们对个体差别分层的机制,才有可能正视它们。

其次,好的社会理想应该满足社会需求的全面发展,不去刻意扭曲各种需求和它们之间的关系。要做到不偏不废。

另外,好的社会理想还要正确处理社会积累的问题。个体消亡后,他的积累应回归于集体甚至社会,而不是直系后代。

之前的一些社会理想,大多追求的是平均,而不提个体差异,或是默认其为平均附近的涨落。这个看法是不正确的。一个完美的社会,应该是有阶层的,但不应形成无法跨越的阶级——个体的差别是渐变的,其群体性的对应也该是无缝的、渐变的、平滑过渡且有流动性的,阶级的形成则意味着哪里出了错,因为阶级具有保守的性质,阶级之间的流动异常艰难。

容易发现,科学和技术的进步一方面能够使得一些统计上的事务变得可能,从而为消灭阶级、达成平滑阶层的社会结构提供可能,另一方面可以改变个体差异性和社会需求,从而让上述论断失效。不过这两个过程应该是有快慢之别的,我猜后面一个来的慢一些。